看到孩子们满脸自豪的样子,这个点燃内在动力的方法看来有效果!

(文末有彩蛋)一个简单好用的点子分享给你

本文为『愿者闻之』公众号第49篇原创分享,于2021年3月7日首次发布,全文约5200字。


一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主要讲为什么我们不能指望用物质奖励来帮娃建立学中文的内在动力,而是从精神层面着手,每天都可以做些什么。(原文点这里阅读

这一年里,在不断学习和更多实践的基础上,我又有了新感悟,今天就接着“激发内在动力”这个话题,从另一个角度继续和大家聊聊。

先从目标说起。



01 分解长期目标


今年(2021)年初我写过一篇讲目标和优先级的文章,不少群友反馈,虽然早就认可目标和优先级的重要性,但静心读文章对理清思路还是很有帮助。

海外带娃学中文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因为既不能依赖大环境,又不能靠学校,主要阵地在家中,对孩子、父母来讲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明确大目标以及这件事在整个家庭教育中的优先级是第一要务。(为什么?点这里阅读分析

我们常用“登山”作比,说带娃学中文就好比伴娃攀登“汉语高峰”。

初次攀登一座高山,朋友们大概都有这样的体会:看地图和自己爬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地图上看着清晰明了的路径,但是当我们真的踏上去,走一段之后,如果没有明显的地标比如一处景观、一座建筑帮助定位,常常会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离目标多远,还需多久能到。进而担心脚下的路正确与否,甚至对自己是否真的能到达目的地产生怀疑。

毕竟,大多数山路不像缆车索道那样直上直下,既无岔道迷惑,也无大树遮蔽,一路从山脚通到山顶。

山路往往是盘旋而上,忽而左转,忽而右拐,再加上沿途各种植被遮挡视线,让人一眼望不到山顶,看不清前进的道路,有时甚至连辨别方向都成问题。

人们想出一个好办法:将山路划分成若干段,每隔一段距离立个亭子或是其他什么地标,取个名编个号,这样登山者就不必因为望不见云雾缭绕中遥远的山顶而焦虑,而只需盯住并不那么远的下一个亭子或地标,先集中精力走到那里。

有了这些“亭子”,我们能轻松知道自己在哪里,能清楚地看见下一个目标,不容易偏离主道。数数已经到过几个“亭子”,也很容易量化在这漫长登山路上自己所取得的进步。

因为把目标锁定在下一个“亭子”,而每个“亭子”都没有那么遥不可及,由此带来的直观感受就是:登山也没那么难嘛!

这些“亭子”对应到汉语峰上来,就是学中文短期要实现的阶段性目标。

我们带娃攀登汉语峰,山高路远,很有必要在路上盖一些“亭子”,即:将长期目标分解成一个个短期的阶段性目标。



02 短期阶段性目标怎么定?


还拿“登山”作比。立亭子大有讲究,主要遵循两个原则。


一是数量要合适。

“亭子”不宜过少。

这个很好理解,因为如果亭子太少,走老远的路都看不见一个,我们仍会云深不知处,仍会觉得前进的道路漫长无比,仍有可能在到达下一个亭子之前就早已放弃或者误入歧途而不自知。所以说亭子太少,没法起到帮助定位的作用。


但“亭子”也绝不是越多越好。

若“亭子”过于密集,试想一路上设置几百个亭子并编上号码,确实能让我们知道身处何处,但问题是,一想到前面还有几百个亭子等着自己,我们很难因为已经走过的那几十个亭子精神抖擞,信心满满。没亭子时山顶又高又远,让人觉得难以企及;亭子又多又密的话,还是让人觉得怎么走也走不完,离目标的距离替换成了亭子的数量,登山烦累难的心理感受却不相上下。


二是难度上要恰到好处。

在哪里造亭子,要依高度和山势而定。如果某处视野与之前大不相同,爬到此处即能让人领略之前不曾见过的风光,那在此造亭子就很有意义。

此外,两个亭子间的距离并非一成不变,关键要看爬这段山路所需付出的努力,如果山路又陡又滑,距离就可以短一点,让人在短时间高强度的攀爬后能到一个亭子歇歇脚、缓口气,回顾自己刚走过艰难路段体会自豪感的同时,也为下一段征程积蓄力量。

简言之,短期阶段性目标既要能有效起到项目进度管控的作用,又要能体现阶段性的成果和价值,这样的目标在人心目中才够有分量。



03 实现小目标之后,我们能做什么?


先跟大家分享一个出自《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Predictably irrational by Dan Ariely)书中的有趣实验,作者丹˙艾瑞里对经济学和心理学都很有研究,书中解释了生活中种种看似“不合理”的现象。

在这个实验中,参与者的任务本身并非重点,他们只需要用鼠标将电脑屏幕左侧的圆圈拖到右侧的方框里。一旦圆圈被拖进方框,它们就会从屏幕上消失。原来的位置又各自出现新的圆圈和方框。

实验员通过不同的方式激励参与者在5分钟内尽可能多地拖圆圈,并在实验结束后,用所拖圆圈数来衡量参与者的努力程度。


实验分三组进行。

第一组:实验开始前,参与者得到5美元。实验员告诉这些参与者,5分钟后电脑屏幕显示任务完成,他们就可以离开。因为支付了酬金,所以希望他们努力完成任务。

实验员对第二组参与者提出了同样的任务和要求,不过,给他们的报酬只有50美分

第三组:实验员只是请参与者帮个忙,根本没提钱的事儿。


这几组的努力程度如何?

结果是:得到5美元的参与者平均拖了159个圆圈,得到50美分的平均拖了101个圆圈。和预期相符,得钱多的参与者受到的激励更大,第一组比第二组努力程度高出大约50%。


没有报酬的那一组情况又如何?第三组参与者比第二组中那些拿钱较少的参与者干得更差劲吗?

结果是,他们平均拖了168个圆圈,比前两组都要多。


这是怎么回事?

书中还给出一个例子:大多数律师无法接受低价为需要帮助的退休人员服务,但当同一批律师被问及是否愿意免费为需要帮助的退休人员服务时,绝大多数律师竟表示同意。


一分钱不拿还要倒贴时间怎么会比获取低报酬更有吸引力?

再留意下,你是不是发现周围很多人对待事业比对待赚钱时更加愿意投入时间和精力?

说到这儿,有必要祭出两个概念:


社会规范和市场规范。

我们生活的世界受两套体系主导,一套是社会规范,另一套是市场规范。

社会规范基于我们每个人的社会本性和社交需求,它包括人与人之间友善的请求:你能帮我接一下娃吗?你能帮我收一下包裹吗?它一般不以即时回报为目的

市场规范则截然不同,市场规范的本质是交换。它界限分明,不存在情谊。报酬、价格、成本、利润……市场规范意味着利益比较和即时偿付

了解了这对概念,上面的实验结果和律师的反应就不难理解了。

一旦提及金钱,实验参与者和律师用的是市场规范,会把报酬与行业标准等心理预期值相比较。不涉及金钱时,他们用的是社会规范。


回到本节开头的问题:孩子们实现小目标之后,我们能做什么?

当然是对孩子的肯定和鼓励。但是实际操作大有讲究

上述实验和例子对我的启发是:当孩子们实现了短期阶段性目标后,如果咱们父母采用物质奖励的方式,实际上是开启了市场规范。此处的物质奖励包括但不限于一包小熊糖、一盒乐高积木、一集动画片、一张钞票、一次旅行……

物质奖励由于其市场规范的特性,价格谈拢即可促成交易发生,短期内立竿见影的效果的确很容易让父母动心。不过它的本质,是将实现中文学习的阶段性目标变成了用以交换的筹码。有筹码就有谈判,有交换就有期待。

从此,孩子们依据物质奖励的吸引力大小来决定中文学习的努力程度,那都是预料之中的事。而且一旦开启了市场规范,可以说走上了不归路。等到市场规范失效的那一天,要再想回到社会规范,只怕是难上加难。怎样用物质奖励一步步摧毁孩子的内在动力?老文章里已经有详细分析,此处不再赘述,点这里阅读

有人说,孩子在学校或者比赛中取得好成绩,祖父母专程赶来送礼物给孩子,这样的做法似乎并没有“惯坏”孩子们,反而还能给他们继续努力的动力。看完下一部分你就知道了,不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祖父母这种偶尔为之的做法事实上并没有开启市场规范,相反,此处的礼物更多地是表达祖父母对孩子努力的认可,而孩子也不是为了得到祖父母这份礼物才付出努力,在这种情况下,祖父母的行为还处于社会规范的范畴。仔细体会,你会发现,这与上面所说的物质奖励不是一回事。

那么,不用物质奖励,又如何让孩子有动力去完成短期阶段性目标呢?咱们父母总不能跟上面实验和例子里的那样,跟孩子说“帮我个忙”吧!



04 怎样用好社会规范?


原则一样,具体的操作却有所不同。

社会规范在上文的两个例子中,激发了参与者和律师助人为乐的意愿。

而在学中文这件事中,我们要激发的是孩子发自内心的“我要登上下一个亭子”的意志。


如何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