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海外娃学中文,还要不要学写字?

一个中文路上绕不过去的问题

本文为『愿者闻之』公众号第39篇原创分享,于2020年10月17日首次发布,全文约5100字。

海外带娃学中文,到底什么时候让娃开始系统地学写汉字?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大概不亚于对拼音学习的关心程度。

有关拼音的学习,我之前已经专门写过一篇“海外带娃学中文,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学拼音”(点这里阅读)。

关于写字,尽管之前在公号各交流群里讨论时,或是在公号老文章中曾多次提及,但几乎每次皆因其它话题而起,点到为止,并不系统。

正当我准备与诸位好好聊一聊“什么时候开始系统学写字”时,听到这样一种声音:

都数字化时代了,咱娃学会拼音输入法,能在电脑、平板、智能手机上敲中文就可以啦,还有必要学写字吗?

如果连“是否要学”都还没有明确,谈“怎么学”就显得毫无意义。既然如此,这篇我还是先试着和大家把“要不要学”这个基本面的话题说透。



01 何为系统学写字?


有必要先和大家交代清楚,我们所说的系统学写字到底指什么。


从数量上来看

按照汉语常用3000字的普遍标准来看,掌握了3000汉字以及由这些常用字组成的18000个词语,意味着能阅读绝大部分非专业类的中文书籍。

据此,我们认为:通过系统训练掌握3000汉字的书写,即能支撑起绝大部分的常用书面表达。

目标定为能写几百个汉字即可的情况,与本文所指的系统学写字有较大差距。因为几百个汉字既无法满足大多数情况下的书面表达需求,也无法通过自如的书面表达长期维系,谈不上系统性。


再从规范的角度来看

如果孩子仅因为对汉字形状好奇,而依葫芦画瓢地画在纸上,笔画笔顺一概不顾,那么也不能算是系统地学写字。


最后从质量来看

3000个汉字各抄上几十遍也不算系统地学写字。一笔一画搭建起来的,只是汉字的外表,是“形”,而一个个汉字所承载的意义,是内在的灵魂,是“神”,只有形神合一,由内而外地理解这个汉字,并能信手拈来,熟练使用,才算是真正掌握了。

形神结合的书写训练才是我们所指的系统学写字。



02 数字化时代,究竟还要不要学写字?


在屏幕和键盘出现之前,人要记录点什么,只能靠手写,自汉字诞生至今的几千年岁月里,有文化的人不会写字,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时过境迁,短短几十年来,屏幕和键盘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们在为我们提供巨大便利的同时,也深刻地影响着整个社会。

当即时消息和电子邮件大面积地取代传统书信,成为人与人之间更高效的书面沟通方式;当各种形式的电子文档取代纸和笔,逐步占领我们工作学习的各种场景,耗时费力地学习手写三千常用汉字似乎越来越不和时宜。

加之海外中文大环境的缺失,孩子即使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抄会三千汉字,书写能力也很可能由于日后缺乏使用机会,无法得到到巩固,从而最终难逃退化归零的命运。

这不禁使人怀疑:学写字,尤其对于海外娃来说,是否还有必要?!

我的回答是:只要期望娃把中文真正作为母语掌握我们对中文母语目标的定义点这里阅读),那么,无关娃成长的大环境,国内也好,海外也罢,学写汉字绝对必要!

最为根本和直接的理由是:



03 手写汉字符合汉字学习的规律,能促进娃对汉字的细节把握和长期记忆


说到汉字学习,咱们不妨先一起了解下汉字的特点。

汉字主要是中文的记录符号。在形体上,从最早的图形变为由笔画构成的方块形符号,所以汉字一般也叫“方块字”。汉字是表意文字,更准确点说,汉字也兼表音义,属于意音文字,即:语素-音节文字。

汉字发展至今已有超过3000年的历史。这三千年来,人们识字阅读,重要的一步是将汉字的形与义相互映射。

阅读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早在开公号第二篇文章里,我就专门写过(点这里阅读)。

​也因此,在我们0-12岁的三阶段能力养成规划中,第一阶段就是要帮孩子训练阅读能力。(0-12岁三阶段能力规划点这里阅读

阅读能力的根本是对文字的处理能力,简单说就是能够理解读到的文字。

认知科学家和心理学家指出:对一段文字的理解,基于对其中每个基本语素的理解。对每个基本语素的理解具体指将这个语素的视觉形象、语音和语义形成链接。

而对于基本语素的理解难易程度,则由这门语言的构建体系及其文字特性所决定。

例如,学习用德语、英语等字母语言阅读时,语音和语义的直接对应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也因此,字母语言起步阶段的阅读能力培养,主要在于语音,即拼读练习。

而对于中文学习者来说,阅读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方块字”,阅读于是从辨认这些由笔画组成的视觉图形开始,这些图形和语音之间,不存在字母语言那样的拼读对应关系,因此,图形、语音和语义之间的两两匹配,需要学习者刻意记忆。

在阅读学习的过程中,反复接触可以帮助孩子从整体上记忆汉字,不过整体记忆是朦胧模糊的。当孩子通过反复接触并在阅读中巩固的方法将识字量扩充到两千以上,之后如果继续只靠模糊的整体记忆法来识字,对形近字造成混淆的情况将更加频繁地发生,尤其是当孩子在字词复习软件中单独遇到这些字,无法靠上下文语境来推测时。

孩子要能够进一步区分和辨析这些形近字之间的细微差别,需要我们有意通过精细拆分并作相应的讲解来帮助他们。

手写汉字的练习,好比搭积木,需要孩子们用一笔一画按既定顺序把整个汉字搭建完整。在此过程中,汉字模糊的整体形象变得每一个笔画都清晰可辨,因此,孩子对汉字细节的把握,会比练习写字之前更为精准

合理遍数的书写练习,会帮助孩子形成并强化肌肉记忆,从而达到长期记忆的效果。

对汉字的细节把握有助于孩子区分形近字,形成精准的形义对应,推动孩子阅读能力的进一步提升。



04 写字有助于进一步提升阅读能力


1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

没有一定的中文理解力作为支撑,孩子抄写再多汉字,也无法自动转换为阅读能力。

发展认知、锻炼听力理解力是最重要的第一步。

第二步才是识字以及在阅读中让孩子反复接触学到的汉字。

当孩子有了相当的积累,如两千识字量加上与之匹配的认知和理解力,此时,持续系统的书写练习,会进一步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


2 关于写字和拼音输入法对孩子阅读能力的影响

香港大学语言心理学博士、美国匹兹堡大学博士后谭力海教授和他的团队曾做过细致的研究分析(China’s language input system in the digital age affects children’s reading development,2012)

尽管研究对象为中国大陆的中高年级小学生,但研究结果对于我们海外中文母语教育的规划和路径安排,也非常有借鉴意义。下面就和大家分享报告对我的启示。

研究报告中所指的“严重阅读困难”,是由孩子无法将汉字的音形义取得链接所造成。研究对象中患有“严重阅读困难”的孩子,都是具备正常认知、非语言智商在正常范围内、接受正规学校教育、且与社会充分接触、却意外地在阅读方面有严重困难的孩子。

为了排除教育资源等外在因素的影响,让研究结果尽可能地代表中国大陆的普遍情况,取样时,既有一批在北京和广州的四年级和五年级学生,也有一大批在济宁(山东中型城市)的三至五年级学生。

研究报告中对“严重阅读困难”的定义为:孩子的阅读能力比期望水平低两个年级及以上。

文章先给出了一组参考数据:在1990年代中期以前,在非语言智商属正常范围的中文阅读者中,患有严重阅读困难者的比例约为2%-8%。请记住这个数值范围,用来作为后续实验结果的参考。

在数字化时代,学习阅读可以说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教学过程及日常生活中高度普及的各种电子沟通方式,让孩子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接触和使用纸笔之外的教学类数字化媒体和工具。与此同时,对电子产品日益增长的依赖,正在严重削减用来锻炼书写能力的时间,进而影响孩子们的阅读能力。

实验采用了两种不同的方法进行,得出的结果令人惊讶!

北京和广州四年级孩子中,有严重阅读困难人数的比例约为20%-31%五年级孩子的比例更高,达到30%-58%

在济宁,尽管三年级孩子中有严重阅读困难的比例很低,只有1%左右,不过考虑到此年龄段的识字量(1000多)和中文阅读难度,此数据的可参考性较低。相比三年级的低比例,四年级和五年级有严重阅读困难的比例分别达到25%-67%,58%-61%,比北京和广州的形势更加不容乐观。

为进一步分析写字和在电子产品上使用拼音输入法分别对阅读能力产生的影响,研究人员做了更为详细的数据分析,此处略去过程,只说结论

  1. 手写汉字时长与阅读能力分值呈现出强正相关性。表明写字可以促进阅读能力的提升。

  2. 拼音输入使用时长与阅读能力分值呈负相关。换言之,越早开始接触拼音输入,日常中越多地使用拼音输入,则阅读能力分值越低


3 其实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

拼音输入法的原理是先在键盘上输入拼音字母,而后选出相应汉字。大约400个拼音组合,就覆盖了全部常用汉字。

孩子们在键盘上输入拼音字母的过程中,阅读能力培养中必不可少的对汉字“形”的识别并未包含其中。随着拼音输入法日益智能化,选择汉字的过程也变得越来越自动化。于是即便是在选汉字的环节,将形与义精准匹配的能力也少有锻炼。久而久之,形与义的脱节,造成了对阅读能力的负面影响。

写字则是从“形”着手,增强了形义、形音之间的链接,因此与阅读能力正相关。

电子产品使用的低龄化趋势,以及教学过程中将拼音输入取代书写练习的做法,使得必要的书写训练时间被严重挤压,这让孩子们面临越来越高的“阅读困难”风险。

国内有中文大环境尚且如此,对于我们没有中文大环境的海外娃来说,各位父母同学更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保证孩子们系统学习写字的时间。

写字在让孩子对汉字细节把握的同时,能让孩子更好地区分辨别形近字,将每个系统学过的汉字精准地与它们各自的音、义匹配,促进阅读能力的发展。

根据我们的计划,孩子们在攻克阅读关后,进入“以输出带动输入”的阶段时,我们规划中的“项目制学习”等内容将从口头表达和书面表达双管齐下为孩子们阅读能力和中文综合素质的进一步提升提供十足的后劲。



05 书写是一种能力,让工具取代能力,是舍本逐末


屏幕和键盘等电子终端的出现,为我们提供了获取、记录和传递信息的新工具。不可否认,这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便捷。不过,使用新工具的本领,不应该也无法真正替代作为根本的书写能力。

举个例子:开车和走路。

学会开车,的确能让我们的出行更高效便捷,也切切实实地扩大了我们的活动范围,让我们能看到更多美丽的风景,拜访远方的亲朋好友……

但要是有人因为自己会开车了,从此拒绝走路,并且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