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么做,才能帮助孩子在0-12岁获得三大核心能力?


Updated: Nov 8, 2020

与你分享基于科学理论、结合实践经验的三阶段能力养成计划



上一篇文章听说读写是手段,能自如且有深度地表达才是学中文的目标讲到学好中文需具备阅读、思辨和表达三大能力。这篇文章主要说说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孩子们在0-12岁获得这三项能力。

下文将从“理论基础”和“三大阶段能力养成计划”两方面展开。


理论基础



此处从五方面展开。

1、儿童身心发展规律:了解儿童发展的基本规律,才能做到不过分忧虑且事半功倍。

2、大脑如何学习语言:了解大脑学习语言的机制,把握“关键期”,在孩子掌握双母语的道路上,助他们一臂之力。

3、儿童阅读研究:在快乐的体验中提高孩子的听力理解力,激发孩子的阅读兴趣,让孩子成为终身阅读者。

4、识字研究:把握时机,运用恰当的方法,帮孩子掌握文字符号,让自主阅读水到渠成。

5、文言文学习的研究:文言文(汉语中的高阶部分)和现代文并行,用两条腿走路更平稳。


下面是理论重点摘要,了解这些会有助于理解“三阶段能力养成计划”中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做。

1. 儿童身心发展普遍规律(Development across the life span, Robert S. Feldman)

一切学习都不能脱离儿童身心发展的基本规律。了解这些基本规律,在孩子有负面情绪时,我们才能做到谈定和理解,并给予雪中送炭的支持和帮助。


婴儿期和学步期(出生至3岁)


− 神经细胞快速生长,并在大脑中建立联接。各功能发展均有各自的“关键期”;

− 认知发展迅速;

− 牙牙学语、使用“电报语”,语言快速发展;

− 两岁末至三岁半语言飞速发展,句子复杂性增加,使用的词语数量也有巨大飞跃。

学前期(3-6岁)


− 记忆、注意广度和符号思维(symbolic thinking)迅速发展;

− 语言能力(句子长度、词汇量、句法和语法)飞速增长;

− 语用(与他人交流)能力发展;

− 社会性言语(social speech)在此阶段有很大发展。儿童从3岁前自言自语为主的说话方式逐步过渡到“指向别人,希望别人倾听”的方式。

儿童中期(6-12岁)


− 短时记忆能力显著发展;

− 记忆的存储和提取能力显著提高,通过训练能改善记忆力(Marshall, 2000; Zernike & Peterson, 2001; Mazes & Rafalovich, 2007; Rose, 2008);

− 元记忆(metamemory)即对记忆的基础过程的理解,在此阶段出现并发展。此阶段儿童对记忆的理解变得更加成熟;

− 词汇量持续快速增长;

− 除语言技能外,交谈技能也在此阶段得以发展。儿童能够较好地使用语用知识,在特定的社会环境中更好地与人交流;

− 表现出更多的意见交换。

双语(bilingualism)

− 心理学研究表明,掌握一种以上语言的人具备认知优势并表现出较高的认知灵活性。他们解决问题时更具创造性和多面性。

− 很多语言学家主张语言获得的过程具有普遍性,母语教学会促进第二语言的教学。

2. 大脑如何学习语言

语言的学习主要涉及语音、语法和词汇三方面。人类大脑中的布罗卡氏区(Broca’s area)负责产生协调的发音、提供语法结构并产生言语的动机和愿望。韦尼克区(Wernicke’s area)控制对语言的理解。

研究人员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 Joy Hirsch,etc. at Cornell University)时发现,青春期后习得第二语言的人,使用母语和第二语言时在布罗卡区的成像从空间上是分开的,而在韦尼克区几乎重合。而自幼习得两种语言的人,分别使用两种语言时的大脑成像在布罗卡区和韦尼克区几乎没有区别。

可见,青春期之后开始学习第二语言,用到大脑中和母语学习不同的区域和机制。这也是为什么对大多数人来说,青春期之后才开始学习第二门语言,即使投入很多努力并在第二语言环境下生活多年,依然有口音、语法易出错,对这门语言的掌握程度和母语者或幼儿期即开始学习这门语言的双语者有差距。

语言学习关键期假说(Penfield & Roberts,1959; Lenneberg, 1967

− 生命最初两三年是习得第一语言的关键时期,如果在这段时期内不能接收到足够的外界刺激,那么一般来说,之后便很难习得完美的第一母语,尤其是语音方面。

该假说也被扩展到第二语言的学习

− 词汇学习没有明显的关键期(Singleton & Lengyel, 1995),成年之后开始学习第二语言,通过努力也可以掌握大量词汇,但是在语音和语法方面有相应的关键期;

− 一般来说,语音关键期在5岁前,5岁之后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呈下降趋势,即自动的无意识的记忆能力下降,有意识地、靠理解才能记忆的方式逐渐占上风。内隐记忆一旦内化,可以非常持久;

− 词形句法等在6-13岁学龄期发展最为迅速(Researchers at UCLA);

− 在10-12岁左右,言语功能性建设已基本完成并固化到相应的大脑皮层中。(Penfield 1965: 792, cited by Dechert 1995)。

运用假说(exercise hypothesis,Bever 1981)

− 语言学习的脑神经回路符合“用进废退”法则,用来学习第一语言的脑神经回路,不会一直完整存在,当习得第一语言后,大脑就会减掉不再需要的部分,即用来获得第一语言的部分,只留下运用第一语言所必需的部分(Birdson,1999);

− 即使10岁以前已经习得第一语言,只要之后不再使用,第一语言也会从大脑中消失(Pallier,2007);

− 把握恰当的时机,有可能用学习母语的方法习得第二语言;如果终身使用第二语言,那么运用第二语言所需的神经回路就会一直活跃(Birdsong,1999)。

3. 儿童阅读研究(The Read-Aloud Handbook, Jim Trelease

− 我们学说话从听开始,通过不断听到而渐渐学会。

− 日常会话可以建立基础词汇库,而当我们为孩子朗读时,就补充了他们的生僻词(即书面语),这对孩子以后的正式学习帮助极大。


− 我们大量读故事给孩子听,和孩子之间产生愉悦的联接。那些文字传到耳朵之后,会形成一种听得懂的词,像蓄水一般储存在记忆里。所传输的字多到一定程度之后,这个“蓄水池”就会开始溢出“水”来,也就是将听得懂的词转换成可以说出来、写出来及阅读中的词。

− 不仅读绘本故事给孩子听,也读小说给孩子听,只要是优秀的作品,就值得读给孩子。

− 我们为孩子朗读的同时,也是在循序渐进地引导孩子与书为友,享受阅读的乐趣。

4. 识字研究

发展心理学提出了敏感期的概念(Sensitive periods)。敏感期是指儿童心理发展过程中的某个时期,相对于其他时期更容易学习某种知识和行为。在敏感期给个体提供恰当的影响,某些方面的发育和发展能以最优方式发生。

与“关键期”不同的是,敏感期并没有严格的边界定义。也就是说,即使环境没能在敏感期给予个体恰当的影响,发育和发展仍可能发生,只不过可能达不到最佳效果。

符号思维出现、识字敏感期

− 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Jean Piaget)在认知发展阶段理论中提出:儿童从2岁开始持续至7岁左右处于前运算阶段(preoperational stage)。此阶段最重要的进展之一就是儿童开始更多地使用象征性符号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