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20年后具备国际视野的跨文化双语人才,不能不做的一件事

Updated: Nov 8, 2020

万里大桥腾空起,打好基础看父母




写在前面:


自2019年5月开公号以来,我已经原创了16篇海外娃学中文系列文章,是为第17篇。

之前我只在0-12岁能力养成计划里提纲挈领式地说过文言文学习。

虽然文言文让出唯一官方书面语席位已有100年了,但它仍保持活力,并用自己特有的韵味全方位提升现代汉语的气质。

小小鸟,2013年11月出生于德国南部,中中家庭。鸟妈和鸟爸,俩理科生,期望小小鸟能将汉语学成母语,自小小鸟21个月大至今(刚满6岁),鸟妈我差不多每天都会陪伴她读一点《论语》,四年间我们也读过其他一些古诗文作品。

培养起小小鸟对古文的亲近感之后,大约4岁开始,小小鸟和学堂其他小伙伴一起,已经结合生活了解了几十个论语精选句子。在生活中,她偶尔也会恰当地用出“过犹不及”、“欲速则不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样的句子。平时自己在阅读时,遇到成语也不犯怵,有时还能根据积累起来的文言文语感,猜出一二。

下面想和诸位聊的,就是培养20年后具备国际视野的跨文化双语人才,不能不做的这件事。


正文:



今天咱们来聊文言文。

著名语言文学家、教育家王力先生在《古代汉语》中指出:“文言是指以先秦口语为基础而形成的上古汉语书面语言以及后来历代作家仿古的作品中的语言”。

文言的“文”字,为“纹”,修饰之意。“言”字,是写、表述、记载等的意思。“文言”二字,就是修饰过的语言。“文言文”指“用润色过的语言所作的文章”。

文言文是中国古代的书面语言,是现代汉语的源头。

在进一步聊文言文之前,让我们先按由近及远的年代顺序简单回顾下语言发展进程中的几个有趣现象。




一、回顾


英语热

还记得30多年前,上世纪80年代,每天傍晚动画片后,一位慈祥的老奶奶教小朋友说英语吗?这大概是现代最早的一批英语早教课程了,当年的鸟外婆给当时还在上幼儿园的鸟妈买了一套《少儿家庭英语》,于是鸟妈每天看完动画片,就跟着欧阳奶奶学英语。

从那时零星的英语早教课程发展到如今唾手可得的各类英语早教资源,学英语的热潮仍呈现出蒸蒸日上的趋势。

白话文热,一般称“白话文运动”

还记得100年前,由一批受过西方教育的“新青年”发起的那场批判传统中国文化、倡导新思潮新文体的白话文运动吗?

那次运动使白话文在历经数千个春秋后,第一次在正式书面用语中取得了合法地位。

不过由于这场运动的初衷在于“借文体解放达到思想解放的目的”,推动白话文发展的同时,新文化运动者提倡打倒孔家店,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这些偏激思想留下了后遗症,导致后来民众对国学忽视乃至有些排斥的社会风气。

文言文热,众所周知,咬文嚼字寒窗苦读为哪般?为求功名利禄也与!

其实白话文并不是100年前才出现的,把时钟往前拨大约800年,我们看到,施耐庵正在用白话文写他的《水浒传》。

即使是文言文在书面语中一统天下的封建时代,白话文也是存在的。只是统治者出于巩固政权、选拔贤士等需要,有意设置当官做学问的高门槛并维护之,而将普通民众也能懂的白话文严格限制在民间口语范畴。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文言文就这样热了几千年。

这几千年来,历经一代代炎黄子孙的创造和积累,流传下来的无数精美绝伦的历史文化瑰宝,绝大部分为文言文所记载。

上述几个语言现象的发生绝非偶然,它们与社会进程相一致,是顺应时代发展需求的必然产物。

1)文言文热顺应封建时代的统治需要

2)新思潮带来新青年对民主和科学的渴望,新文化运动者主张摒弃华而不实的形式主义,回归对内容、逻辑和思想的追求,讲求“我手写我口”,通过推广白话文实现普及教育的目的,带领广大民众远离愚昧和迷信。

白话文从此登上大雅之堂,开始在书面语中占据一席之地,就是顺应了100多年前整个社会对思想解放、时代进步的渴求。

3)40年前,在改革开放基本国策的指导下,中国迈开了走向现代化的历史性步伐。一批有志青年走出国门,奔向世界,演绎了一场现实版从西方“取经”的大片,掀起了一股西风东渐的热潮。中国也在与世界多元经济体寻求合作、互利互惠的道路上孜孜不倦、上下求索。

学英语热潮的涌现,正是顺应了中国走向世界、与全球对话的时代需求。

如今,我们正处于向数字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整个世界正在发生人类有史以来最为迅猛、广泛和深刻的变革,站在时代尖端,让我们来做个预测吧。


二、未来几十年,与社会发展需求相匹配的语言发展将呈现出何种趋势?


过去40年间,举国上下奋力拼搏,中国取得的高速发展引人瞩目。中国也正在逐步成为更具国际影响力的经济和政治大国。

数字化时代,信息可以以光速传输,这意味着人类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被迅速便捷的数字技术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同经济体之间对彼此的依存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不同文化背景的族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机会碰撞与交融。

在这样的时代大背景下,作为有着最悠久文化历史的经济大国,我们理应担当起重任。我们应该学习西方的文化,更应当传承和发扬我们自己悠悠五千年的文明。

我们预见,未来几十年将会是一个东西方文化大交融的时期。能自如且有深度地用东西方两种语言沟通,能深刻理解东西方两边的文化,这样一批具有国际视野的跨文化双语人才,将肩负起促进合作、实现共赢的历史重任。

这样的时代背景,不仅对中西方儿童,更为在海外成长的华裔子女的中文教育提出全新的要求。


中国本土孩子:

100年前的白话文运动为语言文化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有了文言文和白话文两条健全的腿,我们本可以健步如飞,但全盘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过激言行,让整个民族倒退回跛行的状态,无非是换了一条腿而已。

值得庆幸地是,国家文教界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重新开始重视孩子们的文言文教学。

来看一组九年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中的相关数据:

在2016年开始推行的最新“部编版”小学语文教材中,古诗文共计124篇,占全部课文的30%,其中新增55篇,增幅达80%;

初中三年,古诗文总篇数提升至124篇,占全部课文的51.7%。


西方世界儿童:

媒体报道:西方金融大腕、英国王室高瞻远瞩,让自己的后代学习中文。还记得前段时间在网上风靡一时的视频,小罗杰斯们的中文水平好得让人惊叹!

生活中,有越来越多德德家庭前来咨询:我们希望让自己的孩子学中文,请问哪里有合适的课程?


海外华裔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