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哪几点,我们的孩子即使身处海外,也能学好中文?

Updated: Nov 8, 2020

如果亲子关系和中文教育二选一的话……能自主阅读之后孩子学中文后劲不足了……




“希望孩子学好中文的想法好是好,可是在海外,没有中文大环境,太难了。“

“一让孩子学中文就关系紧张,假如亲子关系和孩子的中文教育二选一,我宁可选择亲子关系。不想给孩子太多压力,快乐最重要。”

“孩子能自主阅读好多中文书了,可就是没兴趣读,总跟我讨价还价,说读这些没用,学校里、朋友之间又不说中文。孩子学中文后劲不足怎么办?“

这些说法和问题常有听到,就请跟我一起来了解深层原因、寻找解决办法吧!

其实,我们的孩子能否在海外大环境下学好中文,关键在于作为父母的我们怎么做。下文将从三方面展开,只要我们做到这三点,即使孩子在海外成长,也完全能学好中文。




建立并维护和谐的亲子关系



现在重视中文教育的家长越来越多,可是无奈实施起来太不容易。“孩子没兴趣”、“中文太难”、“我们双职工,平时下班后和孩子相处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还要因为学中文的事情和孩子别扭,真心不想这样”……所以不如“孩子没兴趣就算了”、“中文太难了,顺其自然吧”、“我不想给孩子压力,还是快乐童年更重要!”


我们得承认: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要想获得一项技能,必须付出努力;学好中文无疑是项高分值技能,获得这项技能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除去少数天生的兴趣,其实很大一部分兴趣并非与生俱来,而是在不断努力中收获和体会成就感之后激发出来的。对于学中文来说,要付出长期努力之后,才有可能体会到成就感,比如:能读懂有趣文字时产生快乐的感觉,给小伙伴们读故事时带来的自豪感。


仔细想想为什么有时候学中文会那么不开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学中文是短期内投入远大于产出的一件事情,而我们太急切地想要看到产出,现实与期望的落差,导致我们不开心。我们得把期望调整到合理的程度。要孩子努力,这需要孩子克服惰性、学会专心、坚持,而在做了这一切之后,离体会到成就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等待。


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学中文不是某个阶段要完成的任务,而是一辈子的事情。也因此,我们不要过于关注短期效果,而要把眼光放长远。


放下焦虑,再来看先前那些问题。“孩子没兴趣”,这很正常,在起步阶段一定是辛苦的。“中文太难”,中文确实比字母语言难学,可是中国那么多人,语言天才肯定是少数,尽管如此,大部分普通人不也把中文学成母语了吗?所以中文本身还是没有难到只有少数人有资格掌握的程度。“双职工时间有限,不想剑拔弩张”,既然学中文不是短期任务,那么做到细水长流、用符合孩子发展、适合自己节奏的方式来推进才是王道。


中文教育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是同时培养多项能力的综合性教育,因为它的不容易,所以经常首当其冲,成为引爆冲突的导火索。过去几年中,我体会和观察到,处理中文教育中和孩子闹别扭这个问题,往往并非单纯的中文教育问题,而是属于维护亲子关系的范畴。


我不赞成粗暴地“逼”孩子学,对亲子联结的断裂视而不见,强行推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像虎爸虎妈那样教育。这样的做法轻则把孩子的胃口搞坏,让孩子一看到中文就不舒服;重则让孩子对父母失去信任,对孩子的人格发展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在孩子长到足够大的时候,甚至会以彻底摒弃中文和与之相关的一切来作为对早期压迫的反抗。


但是,我也不赞成来一句“顺其自然”,就转而不作为。用孩子可能要用一辈子去承受的身份认同迷茫来换取孩子短暂的自由快乐童年。即使抛开身份认同不说,单从快乐来讲。我很赞同一位校友、作家及在教育方面非常用心的妈妈说过的话:


“孩子需要自由的快乐,也更需要自豪的快乐。很多时候,后者更令他们快乐。放手不管不等于快乐教育。快乐教育需要能让孩子找到不断超越自己的路。” ——郝景芳

回避中文教育,也是在躲避冲突、逃避冲突处理,而冲突处理是亲子关系管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亲子关系和任何关系一样,不可能只有积极的一面,如果在经历冲突的时候不具备修复能力,那这样的亲子关系是十分脆弱和不堪一击的,总有一天在遇到一个躲不过去的冲突时全线崩溃。


所以,中文教育还是要进行,既不逼,也不放手。而是找到中庸之道。第一步是要和孩子建立联结。


就像看到孩子伤心难过的时候,我们会蹲下来关心和共情那样——“你看上去很伤心,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看到孩子抗拒学中文的时候,不妨站在孩子的角度去体会,说出他们的感受:“你觉得学习好辛苦,所以不高兴了。”“你觉得自己读得不够好,所以很受挫。”让孩子感觉被倾听了,然后可以抱抱他们,或者让他们安静地待一会儿。等平静些了,可以告诉孩子“没有谁在一开始就会读得很好的,这本来就不容易。别着急,慢慢来。”“等你感觉好些了,我们再开始。”这个方法对于让自己平静下来也有帮助。因为有时候看到孩子不配合,大人真的会非常生气,但是当我们试着去描述孩子的情绪,我们就真的在试图理解孩子,这会帮助我们体会孩子此时的伤心、挫败感和无助。当发生冲突的时候,谁有道理、谁对谁错都不是最重要的。此时最重要的是,让孩子的心和我们的心重新建立联结。


学中文也好,其他教育也好,是一个陪伴孩子的过程。是用我们的心去感受孩子的心,只有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的能量才能传递给孩子。如果联结是断裂的,孩子的感受传递不到我们这里,我们的力量也无法传递给孩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是徒劳的。那些大道理、批评、贴标签式的评判,只会让断裂处的缝隙越来越深,越来越难以修复。


所以第一步,是要和我们的孩子建立联结。


紧接着是重要的第二步:了解和全面接纳我们的孩子;同时了解一点科学且人性的方法,在合适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根据孩子的发展调整节奏,不急不缓、稳步推进。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因此没必要拿别人家孩子的发展作为参照,分享育儿经验的文章可以作为提点,但不必当做说明书那样去操作。了解和全方位接纳我们的孩子,了解一点儿童发展的普遍规律,结合自己家孩子的特点,陪伴孩子以自己的节奏前进,让孩子和昨天的自己比,肯定孩子的每一点进步。


在合适的时候做恰当的事包括:在幼儿期给孩子读他们感兴趣的中文故事,在识字敏感期到来之前不贸贸然地让孩子识字等等,这些内容我会在以后的文章中陆续分享给大家。


总之,陪伴孩子度过最初那段并不容易的启蒙阶段,引导孩子进入自主良性循环是必经过程。这绝不是教孩子读书这样单维度的事情。学好中文首先要我们和孩子之间建立起联结——和谐的亲子关系。即使在短暂的断裂之后,我们也有能力找到办法将它重新联结起来。近年来颇为流行的“游戏力”(Playful Parenting, Laurence J.Cohen)就是不错的重建联结的方法。


看到这里,我想你肯定已经明白了,“如果在亲子关系和孩子的中文教育里让我选一个的话……”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和谐的亲子关系是学好中文的前提,而学好中文又会促进亲子关系长久和谐。


坚持、坚持、再坚持


既然学中文不是短期要完成的任务,而是一辈子的事情,那与之相匹配的就是终身学习的意愿和能力。在孩子自身的意愿和能力建立起来之前,父母扮演的角色就显得尤为重要。


大多数情况下,孩子都是活在当下的,更愿意眼前的轻松愉快,“未来”对他们来说还是个太抽象的概念,难以体会。上世纪60年代,斯坦福大学做了一个著名的“延迟满足”心理学实验,在面临“吃下眼前那颗棉花糖”和“忍着不吃眼前这颗棉花糖,等实验员回来就可以吃到两颗棉花糖”的选择中,大部分学龄前孩子选择了前者。(Marshmallow Test, Walter Mischel & Ebbe B. Ebbesen)


也就是说,大部分孩子如果没有父母的协助,更容易做出“眼下快乐”的决定。不过所幸,即使是在父母的协助下,我们的孩子也不必像实验中的孩子那样用眼下全部的快乐来换取未来的双倍快乐,而是只需拿出一点点。就像一个上班族可以用大部分月薪来让眼下过得舒适,只拿出一小部分用来理财一样,我们的孩子也应该拿出所有快乐中的一小部分来做“快乐理财”,用这一小部分来养成终身学习中文的习惯和能力。


我不是说我们要替孩子做人生决定,我赞成孩子应该拥有与他们心智发展相匹配的选择和决定权,在孩子的成长道路上,我们给他们搭把手,提供他们所需要的支持和协助,这样才能让他们心智成熟到能够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时,具备足够的底气和资本。


因此,作为父母,在孩子学中文这件事上我们得坚持,每天15分钟,一年365天就是5475分钟,12年就是65700。什么概念,这时间都快赶上国内整个小学阶段语文课的课时总和了。永远不要高估短期能达到的成效,也永远不要低估长期积累的成果。更何况这日积月累的效果,不仅仅是中文学习,而且对培养孩子的意志力、学习习惯都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唯有我们坚定坚决地坚持,才能陪伴孩子度过懵懂时期,送给他们人生中最可宝贵的一笔财富——终身学习中文的意愿和能力。




借助集体的力量


可能大家觉得“亲子关系”和“坚持”还比较容易认同,但是为什么集体也那么重要就有些不好理解。我认识一些非常用心的父母,他们因为在周围找不到合适的集体,就在家里教孩子中文,孩子能自己读中文书之后,却开始迷茫,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在第二篇文章里曾提出一个问题,学中文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详细分析请戳这里阅读)当明确了学中文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就不难理解,突破自主阅读之后的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任何知识和技能都是用进废退的,如果不能学以致用,也就是说学习的知识和技能脱离生活,这样的知识和技能是不具备生活价值的,很难拥有长久的生命力。


引用一个有趣的例子(Future Wise, David Perkins,2014),我们在上学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学习二次方程式,可能读这篇文章的大多数家长都还记得二次方程式长什么样,对,它的一般形式是这样的:ax²+bx+c=0,但是,有谁能想起来在过去二十年间在生活中运用这个方程式的场景吗?(授课这种情况除外)有谁能举一个二次方程式在生活中帮到我们的例子吗?反正对于我这个一直游走在理科和经济学科领域并且工作中很长一段时间天天和数字、模型打交道的人来说,我还真没想出来这样一个例子。


同样在数学课上学过的统计和概率,就很不同了。我们会想:孩子掌握多少个词汇了?要不要买旅行保险?带着小娃出门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会要临时取消行程?……可以说,统计和概率跟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在上面这个例子中,二次方程式就是一个不具备生活价值的知识,虽然它很有意义、看上去很知性;而统计和概率则反之,能在生活中切切实实帮到我们,是具备生活价值的,是有生命力的知识。


要让孩子们真正学好中文,并能在一辈子的长度里都能不断自我充实和丰富这门语言的内涵,唯有让中文具备生活价值。否则,即使中文再有意义、再美,也很难拥有长久的生命力,伴随孩子一生。


在大环境是当地非中文语言的氛围里如何才能让中文具备生活价值呢?除了和家人说中文、读中文书、去中国游览大好山川领略人文生活之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加入并活跃在一个实实在在的中文社区里。在这个社区里,大家完全用中文交流。社区里有其他家长,还有小伙伴。大家定期见面,一起学习、一起玩耍。


在这个中文社区里,孩子能和同龄小伙伴以及家庭成员之外的成年人说中文。孩子们一起成长,他们和小伙伴一起读中文书,相互讲中文故事,展示、介绍身边有趣的事物和事情,围绕主题讨论、发表看法和意见。在这里,孩子们发现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学中文,为了能和小伙伴有谈资,他们更有读中文书的动力;为了能给小伙伴分享自己喜爱的故事,他们会用中文精心准备;为了能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他们会事先选择、思考和措辞;为了向大家分享一次有趣的旅行,他们会积极地准备材料、梳理思路、寻找合适的词句并记熟……在这些过程中,孩子们发现中文是有用的,可以用来获取很多用其他语言无法获得的信息;发现中文是活的,是可以和小伙伴们谈论的,并且能收获掌声和鼓励,以及自豪带来的快乐。